还辩称自己无罪男子与女友吵架(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)

小伙福州制止施暴被拘14天 警方正在调查,将公布真相 “下次遇到这事还会出手,但会注意分寸”

还辩称自己无罪男子与女友吵架(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)还辩称自己无罪男子与女友吵架(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)

李桦

还辩称自己无罪男子与女友吵架(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)

案发现场的外景。

受害人邹女士讲述事发情况。

案发现场内景。

赵宇感到对孩子存在愧疚。

赵宇介绍案情。

55天前,赵宇听到有人呼救,出手救下了正在被施暴的女子小邹;52天前,赵宇因故意伤害被刑事拘留;51天前,赵宇错过了妻子生产,儿子出生;39天前,赵宇取保候审,允准回家。

14天的刑拘,55天的煎熬,让21岁的赵宇眉眼里透着愁容。只有看到儿子时,他才会露出笑容。

给孩子取名“吴世耿” 希望孩子不对此事耿耿于怀

21岁的赵宇,阳光帅气,当过兵,走起路来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豪气。赵宇的妻子小吴是贵州人,从小在福州生活,说起话来透着南方女子的温柔。尽管分属两地,习俗性情都不相同,但他们的小日子却过得有滋有味。两年前,为了和小吴在一起,赵宇来到福州打工,成了保安公司的员工。

2018年,小吴怀孕后辞去工作安心在家养胎。虽然日子过得清苦,但夫妻两人感情很好。“他性格阳光,爱打抱不平,光公寓里劝架就好几次了。”虽然抱怨着赵宇“爱管闲事”的性格,但语气里却透着对老公的关心。

2018年12月,小吴进入待产期。那段时间,赵宇大部分时间都陪在小吴身边,期待和她一起迎接孩子的降临。

恬淡的日子在2018年12月26日晚被打破。“我听到楼下有人在呼救,出于本能就想下去救人。当时门口站了几个人,但是没人进去帮忙。我看到屋里一个女孩被一个50岁左右的男人掐住脖子,脸都被憋紫了。女孩的头上还有包。男子右手握着拳头,正向女孩挥去。我上去拽住男子的手,没想到他反手就捶了我两拳。我一把将他撂倒在地上,他还死死地掰住我的三个手指。被打的女孩也上来拉住了我。我要是强行从男子手里把手指拽出来,最轻也是脱臼。我踹了他一脚后才脱身。”赵宇回忆事发现场时说。

施暴男子并未就此罢休,而是拿出手机,扬言要让赵宇“好看”,正当赵宇拿起凳子准备反击时,被受伤女孩和赶来的小吴制止。

“受伤女孩的闺蜜报了警。警察到现场后,把他们3个人带走,我和赵宇就回家了,回到家他也没有和我说发生了什么,只是说他看到女孩被打就上前帮忙。我是在赵宇被警方带走后,才从受伤女孩小邹哪里了解了整个事情的经过。”小吴说。

案发后的第三天,赵宇被警方带走,当时他正在陪小吴在医院待产。

赵宇因涉嫌故意伤害罪突然被带走,让小吴受惊不小,“我不明白,我丈夫是去帮忙的,怎么就成了故意伤害的嫌疑人了。”带着对赵宇的担忧,2018年12月30日,小吴产下一子。之后,小吴一直在为赵宇的事情奔波,找过律师、找过受害者小邹,希望能为赵宇讨回公道。

“我要是垮了,赵宇就完了。我必须救他。”2019年1月10日,在检察机关做出不予批捕决定的同时,小吴缴纳了1万元保证金,为赵宇办理了取保候审。

“现在有两种可能,一种是我被无罪释放,另一种就是我要承担刑事责任,面临巨额的赔偿。我希望是前者,不然我太冤了。我不希望身上的污点影响到孩子今后的生活。”从看守所出来后,赵宇患上了头疼的毛病,头疼发作时一天要抽两包烟才能抑制住,人也瘦了一大圈。为了家里的生计,赵宇一边工作一边等待公安机关出具最终调查结果。

“我们给孩子起名叫吴世耿,希望孩子以后不要对此事耿耿于怀。”赵宇说。

受害女子被按在床上脱衣 曾多次要求公安追究责任

小邹回忆,李桦将门踹开后,便提出留宿。看到屋里还有其他女子,又提出要和小邹出去过夜。再一次遭到小邹拒绝后,他便上前打了小邹,还用水壶砸向小邹的头部。与小邹同住的闺蜜随即跑出去报警。

“看到我闺蜜出去了,他就上前拉我,把我按在床上一边用拳头打我,一边要脱我的衣服。我当时无法动弹,头也有些晕,只能大声地呼救。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看到门口来了几个男人,紧接着赵宇就拉开了李桦。李桦还一直掰着赵宇的手,扬言要‘弄死他’,赵宇为了挣脱他才踹了他一脚。之后我们就被带到派出所做了笔录。”小邹说。

小邹表示,案发后,她曾多次向公安机关要求追究李桦的刑事责任。因李桦此前在派出所时称身体不舒服,被送往医院治疗,公安机关没有立即对李桦采取强制措施。

“几天前,我又联系了福州市晋安分局民警,他们还是没有给我答复。”小邹介绍,最近一次联系公安机关是在春节过后,因不清楚李桦目前的身体状态,暂时没有继续向公安机关追问未对李桦采取强制措施的原因,但后期她会继续与公安机关联系。

小邹称:“如果需要出庭作证,我会出来作证的。如果没有赵宇,那我受到的伤害将不堪设想。非常感谢赵宇,我相信好人会有好报。”

此事的另一名当事人,小邹的闺蜜贺女士在接受福州新闻频道采访时,也给出了与小邹相同的说法。贺女士称:“就是不让他(李桦)进来,他硬把门踢开。然后还打她(小邹)了,就是很凶。他本来想留在这里的,但是他不知道家里有人。就想把她带出去过夜。她不同意,就想让那个男的走。那个男的就是赖着不走。他用水壶打她脸还是脖子的时候,我跑出去报警。”

施暴者李桦提出私了 二级伤残或难作为刑拘凭证

李桦此前在接受福建新闻频道采访时表示,案发当天他和小邹在外面吃饭,后来一起唱歌、喝酒,再后来他应约送小邹回家。“她就叫我送她走到她门口那里,她就叫我下车,那个女的酒喝多了,我就说你酒喝多了就睡觉,不用唧唧哇哇叫。我就抽她一下,我说自己去睡觉,那个女孩子就打我一下,就把我打痛了,我就抽了她一下。后来进来一个男的,踹了我一脚。”李桦说。

2月18日,在福建新闻频道最新报道中,李桦再次表示,他只是“站在门口那里玩,不知道为什么会被踢”。并一再强调,门是赵宇踹开的,他并没有动手,并否认了小邹指控他强奸的行为。

李桦还称,他被带到公安机关做笔录时,感到肚子痛,然后被送到医院治疗。经检查是肠子破裂,当天就做了手术,共花费5万多元。

律师看法

赵宇不应被追究刑事责任

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刘长认为:见义勇为并非一个严格的法律概念,目前我国国家层面也没有出台专门规制见义勇为的法律法规,在法律上与“见义勇为”最为接近的概念是“正当防卫”。因此本案的关键仍然在于对赵宇是否构成正当防卫的判断。

根据相关公开报道对案件事实的描述,加害人李桦存在“踹坏门锁”“用烧水壶砸头”“用凳子砸”“强脱衣服”等暴力行为,而赵宇听到呼救抵达现场后看到“醉酒的男子左手掐着年轻女子的脖子,右手举着拳头”,这说明当时现实紧迫的不法行为正在发生,而且该不法行为属于特殊正当防卫所规定的“行凶、强奸等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”,再考虑到赵宇制止不法行为所采用的手段、打击的部位以及赵宇制止不法侵害后及时停手等客观行为,可以认定赵宇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,不应被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刑事责任。

施暴男子索赔录音曝光:可私了!

这两天,“见义勇为”制止女邻居被入室侵害,反因涉嫌故意伤害被刑拘14天、在福州工作的黑龙江小伙赵宇,引发全国舆论广泛关注。

李桦:我的法医鉴定已经下来了,公安说了判刑轻和重的问题,我们要不要上法庭,我看就不要上法庭了。

赵父:不上法庭你能说了算?

李桦:公安说,我们自己协商,协商就好讲,你儿子那边还要去找那个女人,不可能你儿子一个人承担啊。法医鉴定下来,我属于二级残疾,这几年我也做不了重活。如果我们协商的话,就不要七八年时间了,就一年或一年半。

赵父:我得出多少钱啊?

李桦:如果上法庭,法庭断多少钱,你就得给多少钱,判的刑还要大一点。不上法庭的话,该判三年的就只判一年多。法庭是根据伤情来判多少钱,不是想要多少就要多少。

赵父:你要多少钱啊?

李桦:我不是要多少钱,要我的医药费,还有我两三年不能做重活也要考虑一点。我也不是要你多少钱,要你几十万也没意思。

赵父:那你也得要有个数啊。

李桦:那我要去法医鉴定那里问一下,要多少钱。我听公安讲,判刑的话,他最起码要三年以上,三至七年。我们沟通了,顶多判一年多点。还是要根据伤情一级、二级、三级来赔偿钱的。还有一个问题,赔钱的话,还有那个女孩子,不是你一个人赔钱的。

赵父:你明天问一下伤残鉴定怎么说吧。

李桦:我也是农村人,我问下法医,我们该私了就私了,让你儿子在那里待太长时间也不好。我们这边,最好到时我和公安讲,我说能不能不判刑。再赔一点钱出来。你看行不行?

赵父:你跟那边说好吧。

李桦:好,好。

赵宇:遇到这种事,下次还会出手,但会注意分寸

“我踹了他一脚脱身,当时感觉他没什么事”

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:你什么时候到福州工作的?具体从事什么工作?

赵宇:我是黑龙江人,今年21岁,曾在长春当过兵,退伍后在北京闯荡过一段时间。两年前,为了妻子我来到福州晋安区一家保安公司打工,每月工资4000元左右。我们两人租住在长乐北路的公寓里,虽然面积不大,但生活很幸福。2018年,我妻子怀孕后就辞职在家待产。我每天工作时间是早8晚6,现在每天早晨6点起床出门买菜,只想尽量把他们娘俩照顾好,弥补我这些天没能陪在他们身边的遗憾。

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:事发当天晚上你听到了什么?整个过程中发生了什么?

赵宇:2018年12月26日晚上11点左右,我正和怀孕的妻子在家里聊天,突然听到楼下先是传出踹门声,后来又听到有人喊“救命啊,强奸了。”我赶紧跑下楼,发现声音是从4楼一间公寓传来的,门边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但屋里面,一名满身酒气的男子正掐着一名女孩的脖子,右手还举着拳头。女孩脖子和脸已经发紫,有淤青,额头上还有两个大包。

我就冲了进去,拽开那名施暴的男子,事后才知道他叫李桦(化名)。李桦起来后,冲着我胸口和额头各打了一拳。然后我就把他撂倒在地。

当时李桦死死掰着我的3个手指,差一点就掰成直角。另一侧,被施暴的女孩小邹拽住了我的胳膊,她应该是想拉架吧。我腾不开手,只能踹了李桦一脚脱身。当时感觉他没什么事情。

谁知道,李烨当场就拿出手机,扬言要“弄死我”。我抓起手边的凳子想砸他,但被赶来的妻子和小邹拉住。

小邹的闺蜜在李桦闯进房间时,因害怕就报了警。当晚,辖区派出所民警将小邹、李桦和小邹的闺蜜带回派出所做笔录。民警当时没有让我一起过去,我以为这事就过去了。

“我明明是去救人的,为什么反成了故意伤害呢”

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:之前你认不认识小邹?警方为何抓你?

赵宇:我们公寓有几百户人,我家住5楼,她们住4楼,平时都忙着生计,邻里间相互交流很少。我从来都没见过小邹。

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:警方为何抓你?

赵宇:案发后第3天,因李桦报案说我故意伤害,警方将我带走,并将我拘留在福州市第一看守所,一待就是14天。我妻子当时正在待产,我被拘留的第二天,儿子就出生了。我进看守所时是170斤,14天瘦了30斤。

在看守所里,我最担心的就是妻子和孩子,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因为我的事情受影响,更担心这件事会影响到妻子和孩子的健康。所以,现在一想起这事,我就觉得对不起他们。

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:从救人到被抓,你想得通么?

赵宇:我想不通。我明明是去救人的,为什么反成了故意伤害呢?

在1月10日取保候审当天,我曾在警方要求下与李桦沟通,但并不顺畅。据我所知,他自称大肠破裂,鉴定为二级伤残,后面3年都不能工作,一直要求我对他进行赔偿。

“我始终认为自己是见义勇为,不应该被定性为故意伤害”

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:现在这个事情广受关注,你自己有什么想法?后续还会采取哪些措施?

赵宇:现在公安机关没有给出明确说法。我可能无罪,也可能要面临承担刑事责任和巨额赔偿。我希望法律能给出公平的结果,还我清白。我相信法律,法律是公正的。

我不希望因为我有污点影响孩子今后的生活。更主要的是,我始终认为自己是见义勇为,不应该被定性为故意伤害。

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:你还会采取哪些措施?

赵宇:目前,据我所知,检察机关对我做出了不批捕决定。我也申请了法律援助。如果后期需要开庭审理,律师会为我做无罪辩护,并申请国家赔偿。

“下次遇到这样的事,我还是会出手的”

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:我们看到有很多网友在支持你。

赵宇:事情发生后,我单位的领导都很关心我,也有很多热心网友帮助我转发微博,并在微博下评论支持我。

这几天,我还收到了很多热心网友发来的红包,但是我都没有收。

我只是希望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,而不是通过微博进行募捐,大家的好意我心领了,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。

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:今后遇到类似的事情,还会出手相助吗?

赵宇:作为一名退伍军人,下次遇到这样的事情,我还是会出手的。但我会更注重分寸。无论是对受害人还是施暴人,都会尽量掌握好度,避免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。不过,遇到危急情况,我还是不会想那么多,第一时间肯定还是救人。

李桦

文章地址:https://www.dghbs.net/241746.html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刀哥好帮手百科 » 还辩称自己无罪男子与女友吵架(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)

最新评论